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游戏频道 > 游戏观察>正文

专访秦源达:电竞黄金时代刚揭幕

时间:2018-01-24 16:23:34    来源:秦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 

题记

“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捶不了我。人活在世界上,快乐和痛苦本就分不清。所以我只求它货真价实。”——《黄金时代》

归来

从观音桥轻轨站1号口出来,朝东南方向步行200米,穿过昏暗逼仄的地下通道,会发现一幢名为“光宇国际”的写字楼,在观音桥鳞次栉比的高楼群中,这幢黑蓝外观的商务写字楼显得并不耀眼。楼脚的公告牌上依次罗列着数家公司的名称,另一侧立起的“华新软件信息产业园”字样,则在隐隐中彰显出这座低调建筑物的不凡气质。

“光宇国际”的内部结构并不复杂,一家家规模不大的创业型公司一字排开,它们大多从事着网络、咨询方面的业务。来到三楼最深处的电梯口,一家装修简约画风清新的公司会出现在我们视野之中。

这正是秦源达目前所在的公司。公司面积并不大,6排电脑构成了主要的办公区域,最里面的单间负责接待和会议,另一侧的两个独立办公室则为管理者所使用。

这家公司由秦源达和朋友于201710月初正式创立,公司主要通过手游联合运营和公会的形式,为合作厂商的手游产品提供推广服务。两个多月的时间,已经发展到20人左右的规模,不高的门槛、体面的环境、可观的收入,让不少年轻人都将这里视为了快速捞金的“捷径”。

 

“我们这里招聘过很多应届大学毕业生,但他们大部分做一段时间就觉得太辛苦而放弃。和很多大学生相比,文化程度一般却更愿意吃苦的年轻人其实更适合这一行,他们对自己的定位更清晰,工作也更容易上手。”对于公司的需求,秦源达心中有着明确认知。

这家与电子竞技毫无关联的平台公司,是秦源达回归重庆的落脚点,也是他再度踏上电竞之路的新起点。“我自己内心对于电竞还是有着最大的热情,只要有合适的契机我肯定会回归电竞行业,为重庆电竞的发展做一些事情。” 

巅峰

20069月,联想杯IEST2006中国总决赛在京城打响。虽然是刚起步不久的赛事品牌,但IEST在短短三个月内便创造了国内电竞大赛的四项第一,迅速建立起了广泛的赛事影响力。魔兽争霸3、星际争霸、实况足球9三大主流项目,汇聚了当时全国最顶尖的职业选手参赛。

2005年ESWC中国赛区折戟后,IEST 2006 成了秦源达最渴望证明自己的舞台。头上顶着“中国实况足球最强之人”的光环,心中尽是一年前铩羽而归的伤痕。他亟待一个大赛冠军完成自我救赎和超越,也期望能为中国实况在世界赛场上赢得地位与喝彩。

 

由于长期翘课出去打比赛,当时还在念大三的秦源达,开学不久便受到了校方领导的点名批评,学业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。高强度的对抗,加上心理上的负担,让秦源达的IEST2006中国赛区的征程步履维艰。 

“最后跌跌撞撞获得中国赛区第三名,很庆幸的搭上了世界总决赛的末班车。”秦源达回忆时脸上堆着苦笑,“当时中国赛区冠军是来自山东的王磊,他其实水平并不出众,说实话当时肯定不服气,没能拿到中国赛区冠军主要是我自己的心态还没调整好。”

为了攻克心理上的难关,打进世界总决赛后的秦源达每天都会早起,在当天赛事开始前只身一人跑步到天安门再跑步回到赛场,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、松弛。这样的及时调整效果显著,秦源达在IEST 2006 世界总决赛小组赛阶段一路过关斩将,战胜了巴西和葡萄牙的实况选手,以21平的不败战绩顺利出线。

半决赛阶段,秦源达遇上了当时号称世界最强的实况选手——ESWC 2006世界冠军法国人Bruce。在主场被对手顽强地以33逼平、在客场开局仅15分钟就被Bruce先进一球的情况下,“迷踪步”出现了。就如同大罗的“钟摆过人”、小罗的“牛尾巴”、齐达内的“马赛回旋”一样,秦源达的标志性过人动作就是“迷踪步”,这是他首次在比赛中使用出来,也让所有实况迷见识到了这种充满魔幻色彩的过人方式。

伴随着解说、观众的一阵惊叹,伴随着Bruce的一脸错愕,秦源达在上半场的最后关头扳平了比分。打出自信的秦源达愈战愈勇,在下半场完全接管了比赛,连入三球彻底将Bruce击溃,昂首挺进最后的决赛。

 

IEST实况项目最后的决赛在两位国脚秦源达和宋显智之间展开,后来的故事人尽皆知,推崇进攻的秦源达将巴西队灵动优雅的桑巴舞步演绎得淋漓尽致,最终凭借客场进球多的优势摘得桂冠,那也是中国足球电竞项目的最高峰,至今都无人企及(截止2017年底,中国电竞选手在实况足球和FIFA足球项目中只有秦源达获得过世界冠军)。

IEST 2006世界冠军是秦源达最闪耀的光环,在这道光芒照进他的生活之前,他还只是游荡于重庆大小游戏厅的叛逆少年,谁都不曾想到,他会有一天站上世界最高的领奖台。

“那件球衣太漂亮了” 

渝中区是重庆市发展最早的区域,也是很多老重庆人口中的“主城区”,1985年,秦源达在渝中区临江门出生,用他自己的话来讲,就是“最土的解放碑土著”。

受解放碑商圈开发的辐射,秦源达父母都从事着和商场经营有关的工作,秦源达童年的活动区域也紧紧围绕着解放碑展开。相较于解放碑附近的人头攒动,距离商圈中心稍远的下半城清欢寂寥,显然更富神秘色彩。

2016年,张一白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,让全世界见识到了重庆的万种风情,茅十八和荔枝在梯阶上的你追我赶,也让十八梯成了观众口中最津津乐道的街景。

十八梯是一条绝对经典的重庆老街,上半城是歌舞升平的CBD,下半城是脏乱混沌的旧世界,它像一条时光甬道,连通着过去未来,调和着矛盾繁荣。十八梯见证了重庆的变迁,也是秦源达足球时光的记录者。

 

在秦源达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家里来了位亲戚,串门的同时还给秦源达带了份特殊的礼物——一件克林斯曼的德国队18号球衣。

“那件球衣太漂亮了。”

此前一直自娱自乐在街边踢野球的秦源达,从那时起才真正叩开了足球世界的大门。德国队、法国队、欧洲杯、世界杯……从“金色轰炸机”到“艺术大师”,从世界足球到身边的职业联赛,秦源达的人生就这样与足球产生了交集。

“后来甲A的时候看四川全兴足球队,那时候重庆和四川还没有分开,所有重庆球迷的主队就是全兴,魏大侠、猎豹姚夏和兵马入川是童年最深刻的足球记忆。”

如果观看全兴是区域使然,如果认识德国是机缘巧合,那之后爱上兵工厂则是命中注定。

200357日,阿森纳6:1血洗南安普顿,枪手们由此踏上了震古烁今的49场连胜征程。那是阿森纳君临天下的时代,那是海布里万人朝圣的年华,那支阿森纳有着全世界最闪耀的明星阵容,维埃拉、皮雷、坎贝尔、亨利、博格坎普……当然,还有温格。

秦源达望着电视屏幕里那些飘逸的过人、迷人的盘带、无解的进球,彻底着了迷——那样的阿森纳让人无法抗拒。

 

“我爱你年轻时的脸,更爱你饱经沧风霜的容颜。”

横空出世

升入高中后,秦源达的娱乐方式随之发生了变化,PS的兴起让下半城的游戏厅遍地开花,而实况足球6的出现则完成了对游戏厅的一统江湖。

身边同学的鼓动,自身对足球长久以来的喜爱,让秦源达很自然地迷上了实况足球。每天中午,秦源达都会待在学校,把父母给的5块饭钱留给每小时3块的PS店,有时只靠包子、烧饼充饥,有时则干脆不吃。

这是爱好的魔力。

和身边同学单纯的兴趣使然不同,秦源达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会加入很多个人思考。由于长年观看阿森纳比赛的缘故,秦源达会细心研究他们的每个套路与配合,再通过自己的理解,将它们运用到比赛之中。

在技战术层面,秦源达早早便开始在比赛中使用433阵型,两个边路上放弃传统的下底传中型边锋,更多使用内切型边锋,同时全场展开高位逼抢,并通过传球和盘带保持超高的控球率,这样的战术风格在多年后被瓜迪奥拉用在了巴塞罗那身上,即所谓的tiki-taka

而在具体的球员数值方面,秦源达也会下功夫研究。“比如亨利,我会研究他的速度是多少,他在面对哪些后卫的时候可以速度强吃,在面对哪些速度快的后卫时他可以用身体护住球,这样可以把他的优势最大化。”

正是这些细致入微的钻研,让秦源达的实况水平突飞猛进,没过多久,他就成了53中(复旦中学)公认的实况第一人。崭露头角后,慕名前来挑战的人也越来越多,还有一位号称“下半城第一”的选手,打了几局,每局都被踢成4:05:0,最后恳求着秦源达收他为徒。

从横扫校园,到民间高手,秦源达的实力与信心都在稳步攀升,随之而来的,是他个人目标的提高。

重庆第一——秦源达坐在门楣不高的PS店内,望着头顶泛着丝丝雾气的天空,这般想着。

无冕之王

高一上半学期末,实况足球全国大赛开打,秦源达很顺利拿到了重庆赛区第一,他和亚军、季军共同组成重庆代表队,前往北京参加全国总决赛。

 

那是北京首次举办实况足球的全国总决赛,各方面条件都比较简陋,由于官方只报销硬座费用,秦源达一行人不得不硬着头皮连夜坐了28个小时火车,睡在临时地下室参加比赛。

比赛采用KOF形式的3V3团体赛,秦源达率领的重庆队一鸣惊人,每场均是以碾压的方式淘汰了对手。不过在最后决赛面对主场作战的北京队时,重庆队压轴登场的秦源达没能顶住压力,输在了12码罚球线上。

虽然未能走到最后,但那次全国赛的经历,不仅让秦源达得到了1000块的私房钱,更重要的是,他的实力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认可。

“当时算是全国排前三了。”

从北京回来后,秦源达的生活并没发生太大变化,上课、比赛交替进行,只是随着重庆本地实况足球的比赛越来越多,秦源达获得的冠军也日益增多,“重庆实况第一人”的称谓也逐渐攀上各大重庆媒体的版面。

53中出了个重庆冠军——面对这样的评价,秦源达的家长表现得很淡定,学校的老师则以他“偷偷出去打比赛”为名,惩罚他把奖金拿出来请全班同学吃东西。

 

高三那年,秦源达又参加了一次北通杯全国大赛,在北京的总决赛上,秦源达和队友分别拿下了2V2和团队赛的冠军,然而在分量更重的1V1比赛中,秦源达再次与胜利失之交臂。同样的罚球点,同样苦涩的结局。

三年时间,让秦源达的实力成长为公认的全国第一,但年轻气盛的他逐渐迎来了更大挑战。

如何调整心态,如何在逆境中稳定情绪,成了秦源达突破自我的关键所在。

未赢够

2004年,高考成绩出炉,由于长期参加实况比赛,秦源达考得很一般,最后选择了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的专科,读的是计算机专业。

大学生活的到来,意味着更加充裕的游戏时间,为了提高训练效率,全力冲击一次全国冠军,秦源达联合重庆本地的一众实况高手,共同成立了“重庆精英”实况足球俱乐部。

“重庆精英”俱乐部当时以重庆大学为据点,有一个专门的水吧为其提供训练场所,他们有着自己的网站和论坛,汇聚了全国各地很多实况爱好者。虽然这些运作模式没能实现商业化,但“重庆精英”的很多做法在当时无疑走到了时代前列。

高手汇聚,自然更容易出成绩,秦源达的综合实力也在那段时期得到了更多锤炼与提高,全国冠军在某种程度上对他而言,只是时间问题。

同年下半年,重庆举办了一次实况足球冠军邀请赛,只有在全国各地取得过优秀名次的16位玩家才有资格受邀参赛。秦源达在那次比赛上一往无前,摘得了梦寐以求的全国冠军,夺冠刹那,秦源达拿起手柄怒吼一声,积压在内心四年之久的渴望在那一刻终于成真。

在获得全国冠军后,秦源达的视野进一步打开,他开始逐渐关注到世界范围内的实况比赛,他开始了解法国、德国等欧洲地区的职业联赛,他开始看清未来更远的方向:世界冠军。

 

远方与归途

高处不胜寒。

2006IEST世界总决赛结束后,秦源达在巨大的辉煌中开始露出疲态。虽然之后还陆续参加了不少比赛,也取得过一些全国性的名次,但目标感的锐减,还是让秦源达渐渐丧失了对实况足球最初的热情。

2010年,在拿到最后一个全国冠军后,秦源达彻底挥别了实况足球比赛。

 

纵观足球电竞在中国的由盛到衰,正是中国网络时代发生巨变的年代。网络游戏的迅猛发展让网吧日益兴盛,网络游戏轻松丰富的玩法,让单机用户严重缩水。再加上国家对于游戏主机的限制,更是让以PS机为核心载体的游戏厅彻底丧失了市场竞争力。另一方面,早年稚嫩混沌的电竞生态,让小众的实况选手无法得到更多商业挖掘,失去了市场眷顾和资本青睐的实况圈,只能眼睁睁走向萧条。

大学毕业后,秦源达在朋友的引荐下进入了上海久游网络,主要从事市场策划、营销方面的工作。

“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想学习这一块的知识,因为当时就觉得电竞选手的宣传、包装做得不够好,由自己的感受而来,想从网络游戏这块入手来学习这些东西。”谈到工作选择,秦源达如是说。

在久游沉淀两年之后,秦源达又辗转到重庆、广州等地,2015年,因为朋友创业邀约的缘故,秦源达重返上海,参与到手游《传奇11人》的相关工作。正是那段经历,让秦源达重新燃起了对足球的热情,加上全国电竞环境的日益成熟,秦源达听到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,回到梦开始的地方。

 

下半场 

回到重庆后,秦源达在这片自己最熟悉的土地上重新踏上了追寻电竞梦的新起点。白天他会和所有创业者一样打卡开会规划工作,空闲时间他则会拿起手机自娱自乐打起《王者荣耀》直播,努力追赶这个新时代的步伐。

“我现在做主播更多都是以学习的心态,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全新的东西,有很多需要兼顾的地方,都是为了2018年做准备。”秦源达对自己的事业有着清晰的认知,也不忘打趣道,“别看我是踢实况出身,我玩所有游戏的天赋都还不错,打农药还是很厉害的,诸葛亮、哪吒、东皇等很多英雄都排在重庆市第一,每赛季都是王者50星左右。”

秦源达口中所说的做准备,是为了2018年即将上线的《FIFAOnline4》,这款由腾讯代理的足球竞技端游,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的大背景下,被秦源达看成了最理想的复出契机。

 

2017年下半年在重庆当代力帆杯的比赛上,实况足球项目的冠军被一位武汉选手抢走,听说此事的秦源达百感交集,“以前只有重庆人出去抢别人的名额,现在被别人过来抢,挺他妈窝囊的。”

如今的秦源达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飞扬跋扈的轻狂少年,迈过而立之年的他有着自己的事业和规划,同时也在尽力找回最让自己踏实的身份。

“现在是电竞最好的时代,各种赛事和直播平台对电竞选手的职业之路有着非常好的支持,而足球电竞的人气也在逐渐回升,《FIFAonline3》还评选了电竞足球先生这些奖项,还是皮耶罗这些世界级传奇球星来颁奖的,这让我们当年那一批实况选手非常羡慕。所以我也想重新把当年那一批精英实况的哥们聚集在一起,去FIFA足球的赛事中找回昔日的荣耀。”

从足球而来,到足球中去,从那件精致的克林斯曼球衣开始,回归心驰神往的虚拟赛场。

“电竞会把内心的激情真正释放出来。”32岁的秦源达说这句话时就站在那里,深情的目光望过去,都是自己18岁的模样。

 

18岁的秦源达刚踏入大学校园,踌躇满志的他与伙伴们创立了“重庆精英”实况足球俱乐部,让四海八方都知道了有一种实况,叫山城。

32岁的秦源达走南闯北重回家乡,历经浮沉的他站在新时代的路口,重新握紧了手里的枪——“还想和兄弟们,再为重庆电竞热血一次。”

只要出发,每个时代都会是最好的黄金时代。

王小波在《有与无》里面这么形容过自己,“人在年轻时,心气总是很高的,最后总要向现实投降。但我总觉得,我这一生绝不会向虚无投降。我会一直战斗到死。”

 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