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国内新闻 > 热点评论>正文

浴血守常德南充柴意新上“抗日英烈”名录

时间:2014-09-03 09:08:19    来源:陕西都市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
清明节时,柴陵华携夫人为父亲扫墓,图为柴陵华与父亲遗照合影。


  

  为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,经党中央、国务院批准,国务院发出通知,公布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、遗址名录;民政部发出公告,公布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。
  在 12 名川籍抗日英烈中,柴意新(1898—1943)是南充人,也是常德会战时期守城战(城区)牺牲的唯一将官,时年45岁,牺牲后,追授为中将军衔。
A
英烈柴意新

血战1月有余守常德
  早年,柴意新随兄柴崇林(顺泸起义烈士)肄业于合川中学。1935年南下广东,考入黄埔军官学校学习,黄埔军校毕业后,柴意新被分配到国民革命军,历任连、营、团长。抗战暴发后,柴意新先后参加过淞沪、南京、武汉、鄂西等战役。1940年,柴意新调重庆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。1943年,任74军(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,由第51师和第58师合编而成)58师少将参谋长兼169团团长。
  1943年11月,柴意新奉命守常德,与敌人血战1月有余,12月3日黎明时,柴意新率部突进到府坪街,在春申墓前作最后冲锋时,不幸中弹,壮烈殉国。在常德会战胜利后,其遗体安葬于常德市“陆军74军阵亡将士纪念公墓”,并被追授中将军衔。
  在柴意新牺牲后,部队派3名警卫2名军官护送柴夫人李传芸回到位于自贡富顺的娘家,艰难度日,从那之后,与柴家人也断了联系。解放后,李传芸在自流井区医院找到了一份挂号的工作,一直与儿子柴陵华相依为命,一生未再嫁。2008年过世,享年87岁。
B
儿子谈父亲:

他是铁骨铮铮的汉子
  昨日,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辗转找到柴意新的独子柴陵华。柴陵华在南京出生,后随父母入川,柴意新牺牲的那年,柴陵华只有6岁多。“父亲去世后,他的旧部给家里送来了父亲的遗物,包括父亲曾使用过的武装带、中正剑。如今这些东西都已不在了。”
  谈起父亲,已经77岁的柴陵华老人反反复复地说,父亲作为一名中国人,为保卫国家坚守了自己的阵地,与敌人血战到死,就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。“不管他是什么党派,至少没当逃兵,在我心里,他就是英雄。”
  由于父亲常年征战在外,柴陵华对父亲鲜有印象,父亲在世时,父子一起生活得最久的时间,就是1942年,柴意新在重庆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时,也仅有半年时间。老人说,当时年岁尚小,父亲在自己脑海里,仅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。“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,是在重庆的时候,礼拜天,父亲难得有一天假期,带我去郊外游玩,也是唯一的一次与他一同出游,当时我摔到水田里面去了,父亲一把把我拉上来,就回去了。”
  “父亲对我的最大影响,就是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,不退缩。”柴陵华在自贡结婚并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参军在武汉某部队服役,20岁时意外身亡,给二老很大的打击,柴夫人谈起时还是万分痛惜,“公公在常德阵亡,婆婆由部队派人送回,我儿子又在武汉亡故,真是太可惜哦。”然而,在柴陵华看来,儿子却是继承了爷爷的血脉,完成了他的责任和使命。

他依然活在自己心中
  今年清明节时,柴陵华与夫人来到湖南常德,时隔71年,第一次在父亲坟头为他扫墓和祭拜,在坟前洒上一杯酒,点上一炷香,再深深地磕了个头。然而。当看到父亲的遗照时,两鬓斑白的老人还是沉默了。“我晓得他难过,70多年了,他连父亲长什么样子都忘了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真实实的父亲的坟墓。”柴陵华夫人告诉记者。
  然而,在过去的70年,没有遗照,也没有墓碑,柴陵华如何祭拜父亲呢?“每年清明节和他的忌日,朝着常德方向遥祭父亲。”柴陵华说,这么多年过去了,父亲依然活在自己心中。“记住自己的根,对父辈有个念想。”
C
孙子忆爷爷

“爷爷是我心中的英雄”
  昨日,记者联系上了柴意新的孙子柴明生。电话拨通后,话筒中传来一阵阵机器轰鸣的声音。表明来意后,话筒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:“我还在打谷子,有点忙,你等10分钟给我打来。”很快,电话被挂断了。
  10分钟后,记者再次拨通了柴明生的电话,刚忙完农活的他,声音显得有些疲惫,但一提到爷爷柴意新,他瞬间来了精神。“我爷爷是位大将军,参加了常德守卫战,立下了功劳。”柴明生告诉记者,他出生前爷爷就离世了,记忆中,有关爷爷的故事都是从长辈们口中得知。
  尽管这样,但柴意新将军给他留下的印象却很深刻。“爷爷是黄埔军校毕业的,很厉害的一个人,他是我心中的英雄。”采访中,他重复着这样的话语。他告诉记者,这些年来,他们靠着务农生活,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农活很忙,家人却不忘寻找爷爷的墓碑以及爷爷唯一的儿子柴陵华。“爷爷去世后,我叔叔柴陵华和奶奶就走了,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寻找他们。”他告诉记者,其实柴意新唯一的亲生儿子名叫柴陵华。当年柴陵华与母亲走后,柴家人担心柴老将军膝下无子,于是将柴明生的父亲柴仕强过继在柴将军门下。

“见到爷爷墓碑,就是想哭”
  据柴明生介绍,自柴意新逝世后,这些年他们一边在寻找老人的墓碑,一边在寻找叔叔柴陵华。“只知道爷爷的墓在常德,具体的就不清楚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这些年,他们曾多次前往常德寻找,但每次都无功而返。“我们找了20、30年了,也是盲目的寻找,一直没有找到。”话语中,透露着无奈。
  直到2012年,柴明生与叔叔被邀请参加常德会战研讨会,正是这次机会,他第一次见到了爷爷的墓碑。“见到墓碑,我哭了,说不出是啥感受,就是想哭。”没有太多的描绘,朴实的话语中,找到爷爷墓碑的激动与亲人离世的悲伤,交织在一起。
  找到爷爷墓碑不久后,一个喜讯传来——叔叔柴陵华有了下落。“他以前在自贡电业局上班,现在也有70多岁了。”柴明生告诉记者,在知道柴陵华下落后,柴家人与柴陵华电话联系过。“南部是我们柴家人的根,所以我邀请叔叔他们一家有时间能够回来看看。”
  他告诉记者,自己后来了解到,叔叔上了年纪,腿脚不是很方便,因此不能来老家看看。下一步,他将带着家人前往自贡,去看望叔叔一家。“等这段时间农活忙完了,就去自贡看下我叔叔。”
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