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国内新闻 > 社会民生>正文

王金城:中交出行“一定要改变这个行业”

时间:2017-11-21 16:55:49    来源:陕西都市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“共享单车”“共享汽车”大多数人都听过,但“共享互联网客运系统”,大概只有道路运输行业人士有所耳闻。据了解,这是一款基于SaaS的移动互联网综合客运服务平台,在中交出行的技术支持下,道路客运企业搭建自主品牌的互联网平台,融合开展汽车票、定制班线、城际约租车、定制通勤班车、网约车、出租车等网上预约出行服务。


15年的道路客运行业从业经历,让他对行业充满敬畏,也萌生了“一定要改变这个行业”的理想。事业鼎盛期毅然裸辞创业,2年将两个互联网+交通项目送进A轮,让他更加确定了前行的方向。再次转身,他带着中交出行科技团队,誓做最懂行业的SaaS服务商。他是中交出行的创始人王金城。


曾执掌百亿级企业

深耕道路客运15

2000年硕士毕业后,王金城受邀来到深圳,加入一家港资上市企业,从事企业管理工作。“跨界进入到交通行业也是前辈指引,没想到一下子就待了15年。”王金城介绍道。这15年也是道路客运的黄金15年。1998年开始,随着高速公路和普通高等级公路数量猛增,路网通达深度和技术等级明显改善,道路运输事业发展迅速。2000年开始,许多国有运输企业通过改制、重组,实现了规模化经营和现代化管理,一家家经营规范、效益不错的民营运输企业脱颖而出。而15年以后,王金城也从一个道路客运新兵,成为一家百亿规模道路客运企业的执行总裁。

15年里,王金城不仅主导了道路客运企业的生产经营,熟悉经营事务的巨细,还涉足了运输科技、交通传媒、投资管理等多个领域。早在2007年,其旗下的科技公司就已经开始研发针对运输企业的ERP系统、旅游包车调度系统、车辆管理系统等企业管理软件,以提升企业管理效率。旗下传媒公司开创了行业杂志财经风格的先河,还创办了国内首屈一指的交通科技博览会,每届专业观众超过十万人次。

“互联网圈子推崇的异业合作、跨界营销,我们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玩过。以前的行业杂志大都还停留在‘评职称的发稿媒体’阶段,交通行业缺乏一本时效性强、阅读性强、指导性强的行业媒体,所以我们做了一本财经风格的杂志,举办了世界交通科技博览会及行业顶尖论坛,也因此结交了道路客运行业及上下游产业的朋友们。”胸怀行业全局让王金城视野更广、圈子更大,不仅和行业主管部门、高等院校、兄弟企业保持良好沟通,同整车制造、汽车零部件、柴油机油等上下游行业也交往甚密。

鼎盛期毅然裸辞

这种视野也让王金城倍感危机重重:“道路客运行业太需要改变了,从生产组织方式到经营模式。人们的出行需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其他行业都利用技术革新提效增收,道路客运很多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思路。随着高铁线路成网和小汽车保有量的持续上升,道路客运行业的挑战已经在眼前了。”

2014年初,怀着“为行业做点什么”的决心,王金城裸辞了,开始了他的“触网”之旅。彼时“滴滴”、“快的”的补贴大战方兴未艾,“打车软件”一度受资本追捧,但王金城并不想跟风。“城市客运,特别是出租车这种个性化出行市场规模有限,目标用户群体获取成本高。补贴烧出来的市场规模,也会因为补贴的消退而消退。我们想做点真正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事情。”于是,“嗒嗒巴士”和“快巴”应运而生。

嗒嗒巴士是一款服务于上下班通勤的出行产品,2016年获得B轮融资。快巴是一款服务于城际出行的产品,2015年底获得数千万A轮融资。两款在出行行业颇具影响力的产品,都是由王金城的团队孵化。“尽管‘嗒嗒巴士’比‘快巴’成名早,但‘快巴’才是大师兄。早在2013年冬天,我们就开始讨论‘快巴’的产品模型和商业模式。”

第一次“触网”,王金城的团队吃过不少苦头也走过不少弯路。“最大的弯路大概是一开始就要求产品十全十美,浪费了4个月我们才学会‘小步快跑,快速迭代’8个字。至于吃的苦,创业前期‘996’自然是家常便饭。”在那个道路客运企业“躺着都在赚钱”的日子里,创业路上的王金城却身先士卒,从讨论产品原型到制定推广方案,再到用户运营维护,原本可以“觥筹交错,出入名流”,创业变成了“盒饭传单,服务用户”。“在传统行业待了15年,进入互联网多少有些‘不够自信’,我给自己的要求是所有的工作一定要亲自参与其中,这不是对团队小伙伴不信任,他们专业领域的事情他们来主导,但我哪怕只参与一次,就是很好的跟班学习。”

平台模式已经过时

做最懂行业的SaaS服务商

尽管是首次“触网”,但得益于对真实出行需求的良好把握和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,王金城团队所孵化的两个项目在初创期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,但他没有止步于此。“快巴和嗒嗒实际上还是平台模式,通过一定的市场营销获取用户,利用吸收的社会运力提供服务。但平台模式的短板也显而易见,越往后走越难。”王金城认为,平台模式,特别是行业垂直平台要想成功至少要过三关:

一是用户如何获取。以滴滴为代表的出行产品获取用户的方式利器就是——补贴。用补贴换用户不经济不说,还很容易制造虚假的需求,一旦补贴停止用户数和订单量将难以为继。

二是管理如何形成“闭环”。如何确保吸纳的社会运力提供合格的服务,仅靠评价式的事后监督已经是伤害了客户体验。而且道路客运行业不同于一般行业,安全风险尤为高。

三是和传统行业如何博弈。平台的产生实际上是产业价值链的重新分配,未来平台和运输企业势必要争利。道路客运的资源往往比较集中,未来传统企业集体“叛变”,平台将何去何从?事实上,某些出行产品已经是个很好的教训了:花百亿砸出来的用户市场随着补贴的回落而萎缩,越来越多的传统出租车企业,也开始自建平台进行抵制。平台模式已然“过时”,互联网+交通该往那个方向走?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后,王金城和他的团队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——基于SaaS的移动互联网综合客运服务平台。

交通+互联网团队

1年获取200B端客户

2016821,王金城团队自主研发的中交出行协同云平台正式上线,这是一款基于SaaS的移动互联网综合客运服务平台。一套系统,包含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乘客端、App司机端、PC端管理后台三大服务端,覆盖汽车票、定制班线、定制通勤班车、城际约租车、网约车、出租车六大业务。

“简单来说,这是‘共享互联网客运系统’的概念,”王金城解释道,“10000家道路客运企业各自花费100万自建互联网系统,不懂得运营和营销,就是100亿资金的浪费和10000个垃圾产品。而我们斥资5亿打造一套优质的满足市场需求的系统,供全国道路客运企业共享,还提供互联网营销和运营支持。让每个道路客运企业都可以低成本3天‘触网’,这是一项提高行业整体效率,加速行业转型升级,光荣而艰巨的任务。”

王金城的团队里有来自华为、腾讯的互联网精英,也有跟随他触网创业的“互联网+交通”专家。他带着团队到道路客运企业一线调研,每周一个新版本,“小步快跑,快速迭代”;给企业老板和员工讲互联网,教他们用系统,带他们玩互联网营销……一年后,中交出行已与北京九大客运站,全国道路运输百强企业黑龙江龙运集团、漯河宏运集团,辽宁城际客运,黄山高铁客运枢纽等200多家道路客运企业达成战略合作,帮助6000多条传统班线互联网化,获得了200多万用户,日订单突破10000单。

跳出平台模式,王金城和他的团队专注为道路客运企业提供技术与运营支持,平台模式的短板也迎刃而解。“面对高铁、互联网平台的冲击,传统道路客运应该主动拥抱互联网,建设独立、自主的互联网平台。一方面,发挥存量优势、公信力优势,快速获取初始用户;另一方面,融合开展多项业务,为乘客提供定制化服务,而B2C的商业模式,相较互联网平台的C2C模式,更能统一服务标准,实现监管和约束,加上售后评价监督,能让管理形成‘闭环’,确保提供品质更高的服务。”

加入“互联网+”下半场

革命的目标是共享与互联

“道路客运行业‘互联网+’的下半场,关键词应该是‘独立,自主,互联’,”王金城认为,“道路客运企业应该独立起来,创建自己的互联网平台,将用户和数据牢牢握在自己手里。而面对竞争和冲击,全国道路客运企业应该抱团取暖,共享,互联。”

“每个企业,每个区域,都是一个优质的流量入口,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让道路客运企业都拥有独立自主的互联网平台,”王金城兴奋地说,“实现共享、互联,让道路客运企业的运力和资源共享起来,让整车制造、汽车零部件、柴油机油等上下游行业也互联起来,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。”作者|郭梦玲 来源|《人民交通》杂志
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